菠菜水煮茶

任何cp都不要谈论拆逆,尤其是对我。

没啥特别喜欢的圈子了,也老爱爬墙。

写文章只会写写原创文,同人看老婆。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

入迷

*能写到哪儿是哪儿。  @Lost-Game 


姜宁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曾经的爱人,不,准确说,现在也是她的爱人。只不过她只能每天偷偷的关注她爱人的消息。她的爱人是脚踏娱乐圈的女生——杨涣涣。姜宁和杨涣涣曾经在一起过,是的,大概是很久以前。那会儿两个人都是小屁孩,什么也不懂,每天放学第一个事情就是丢下书包一起玩过家家。杨涣涣每次都主动担任爸爸这个角色,姜宁非常高兴,因为她十分喜欢当女方。

不过现在都变了。

杨涣涣是拍电影出道的,在她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带着姜宁一起去过,还对外声称她们的姐妹的关系。姜宁嘴上说着不好吧,她不太喜欢这个身份,但更喜欢某一个比姐妹更深层的词语,但是杨涣涣却奇怪的问为什么。姜宁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杨涣涣就笑她是不是怕担心有人会扒出来我们不是姐妹啊?姜宁只好点头,她心里想得不是这一回事儿。

“不会发现的,我只是一个特别小的人物,刚出场不久就会领便当的。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我的。”

姜宁下意识的点头,这是她经常在杨涣涣面前做的事情。

“那可不!等你领完便当说不定就火了!”

姜宁笑着朝杨涣涣讲。后者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从来没有打算火,我比较想当个作家,我还爱吃油炸食品什么的,维持身材太不容易了。”

杨涣涣半真半假的感叹。

姜宁戳了戳杨涣涣的肩膀,笑了。

“你可是吃不胖的体质,我羡慕都还来不及。你也不用太勉强自己。我知道你想当作家,你小时候就跟我讲过了,那你为什么要来演戏?”

“我的母亲让我这么做的,那曾经是我的哥哥的梦想。但是我哥哥——你知道的。”

姜宁揪紧了自己的衣角,半晌,才松开。杨涣涣的兄长死于一场意外,就是常发生的交通事故。他的兄长时刻担心自己面试不通过,他对自己的演技是有把握的,但是这三番五次的让他去试镜,反倒有些慌里慌张的。所以他时刻看着手机是否有消息,被一辆摩托车撞飞了。

“我很抱歉。”

姜宁闷闷的说道,

“你想吃什么?那边有个店,是卖日料的。”

“鳗鱼饭。”

杨涣涣笑着回答她,顺带嘲笑了她一把,说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要放在心上。

“好,我去给你带一份。”

姜宁不知道自己这样能不能够让杨涣涣开心起来。


后来每一场戏,姜宁都十分快乐。一来是因为她能够帮帮杨涣涣了,二来是也能够看到杨涣涣的成长。杨涣涣没有料到的是,她火了。对的,只有杨涣涣火了。没有原因。没有人注意到姜宁。杨涣涣说姐妹的时候,有网友评论这是假的吧,一看就是。所有人注意到的都是化了妆的漂亮的杨涣涣,不过杨涣涣即使不化妆,她的小脸也是精致的。甚至有人恶语相向说姜宁丑,那天姜宁是因为来不及,杨涣涣那天才通知她她成功拿到角色的事情,所以她是匆匆出门的,只来得及涂一个防晒霜。

令姜宁不安的心放下的是,杨涣涣似乎并没有说什么,还开玩笑说以后一定帮姜宁p下图,就最火的什么,泼辣修图,给她搞一个特别吸引人眼球的特效。被姜宁假装抱怨着拒绝了。杨涣涣大笑起来,说姜宁这个人是多么的好笑。不过姜宁也任杨涣涣笑,还有什么比暗恋的人笑了更为快乐的事情呢。

姜宁喜欢杨涣涣,这是她先意识到的问题。但是姜宁隐藏的很深,她怕说出来杨涣涣再也不与她玩了,并不是从此以后杨涣涣的微博自拍少了她的身影这件事情。她是那么的小心翼翼靠近杨涣涣。一点一点慢慢的靠近。她苦恼着怎么告诉杨涣涣这件事情。她并不知道杨涣涣对待les的态度。

les还是她从网上找出来的,起先姜宁也以为女同也是gay的意思,但后来发现其实是特指男同。她又去寻求帮助,女同应该如何称呼。她为此特地下载了贴吧,看着别人的故事,羡慕又嫉妒着。

有次姜宁收藏了一张贴吧里两个女生亲吻的图片,被她的母亲看见了——姜宁是个单亲家庭,母亲宽容极了,她从来不觉得同性恋的可耻之处,她只认为这是真爱。母亲心疼她的孩子,因为她的缘故,姜宁从来没有感受到父爱。所以她尽量满足姜宁的任何要求。母亲还建议姜宁以后可以出国结婚,不过母亲又问,你喜欢谁呀?姜宁脸一下子红了,母亲咯咯笑着问是不是杨涣涣呀?你们小的时候经常黏在一块,姜宁小声的回答了一句,母亲没有听清,又让她大声说一遍。姜宁于是就大声喊了一句对呀!

这句对呀,姜宁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是一份只有她和她母亲才懂得的快乐。


但是当杨涣涣知道姜宁不仅是个同性恋,还喜欢她的时候,杨涣涣是不解的。并且她冷眼看着姜宁,说你断了这份念想。姜宁慌张的想解释,她不懂杨涣涣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她还没开口,杨涣涣又是一盆冷水泼下来。她吐了口烟圈。

“你的母亲告诉我了。什么都说了。你暗恋了我整整十二年。算起来,我也快二十五岁了。”

“你听我说...涣...杨涣涣。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杨涣涣狠狠的踩灭了烟头上的点点星火。

“你最好收敛一点,尤其是你那眼神,含情脉脉的,你看谁?你老看我,是真的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吗?你曾经也对我说过,喜欢一个人,她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那你想解释什么呢?你是想解释自己是无辜的对吗?是我勾引你的对吗?”

“没有!我发誓!我这是出自真心。”

“什么真不真心的,你知道同性恋这个词语的可恶之处在于哪儿么?这件事情如果被媒体发现,被狗仔发现,我的饭碗就不保了。你没有父亲,我有父亲。我的父母都希望我能完成哥哥的遗愿。我如今好不容易一步步爬到还算高的地方,因为你的一句话,你的一个举动,就有可能把我踹下深渊。”

“但是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除了我的母亲!你应该要信任我才对的...”

“好吧,需要我说明白一点吗?姜、宁。”

杨涣涣咬牙切齿。

“我是个恐同,好了,这下,你懂了吗?我不在乎你以后会跟谁在一起,别跟我就行。而且我希望以后你的新闻一出现还把我给带上,所以你最好找个男的结了。”

“你没有资格这么做!”

姜宁红着眼睛大声说,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像是即将要爆发似的。

“这是我个人自由——”

“即使你跟了一个同性恋一起结了婚,哦这很棒,你去哪儿结婚?你以为中国人都能接受这所谓的同性恋?大家都避之不及。”

姜宁吸了吸鼻子,伸出手指头,可笑的算起来。

“不,我们可以去澳大利亚、瑞典、英国...”

“哦那你爱跟谁谁去。我再对你说最后一句话,不要打扰到我的工作。收起你那nausea的姿态。”

杨涣涣勾起一个冷笑,大踏步离开,高跟鞋的声音本来在姜宁的耳朵里听来是如此的悦耳,今天倒像是毒瘤一般,在她的耳朵里,跳来跳去,不肯消停。姜宁却笑了,她暗想,杨涣涣可真好呀,那个词语本来是污秽不堪的,可杨涣涣换了一个说法,应该顾及到她的感受了。


姜宁没有想到杨涣涣是来真的。电话也换了一个,微博上所有她们的合照全都删了,杨涣涣甚至拉黑了姜宁,包括微信、QQ等一切的社交软件。杨涣涣在拉黑她之前,在微信上留了一段语音,意思是,如果把她的任何社交软件上的账号公布出去,她会想尽办法也来烦姜宁的。姜宁有点窃喜,烦?不过很快又耷拉着脸,因为她不想麻烦到杨涣涣。

她只好换了一个微博小号,等玩到十五级的时候,再去关注杨涣涣。她就像是无数个粉丝里面最渺小的一个。她会看着杨涣涣新发的照片微笑,新发的视频点赞,新演的戏鼓掌叫好。如果她演的电视剧要播到很晚,她也不气馁,喝着咖啡或者红牛,兴致勃勃和自己家的两只猫讨论。

姜宁试着活得像杨涣涣。杨涣涣喜欢猫,喜欢咖啡,喜欢抽烟(这个姜宁真的无法做到)。有次杨涣涣搞了一个微博抽奖活动,姜宁居然欧了一次。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奖品是杨涣涣亲手画的水粉画,很多人表示她的才艺真多。只有姜宁默默的在心里安慰杨涣涣,杨涣涣小时候的画画技术是真的差劲,姜宁每天都会帮杨涣涣,告诉她如何勾画线条,如何画出一副好的画。现在看来是成功了,她庆幸。

在今年的七夕节的时候,姜宁的微博特殊提示音响了一下,姜宁连忙滑开来看。看见杨涣涣亲吻着旁边的一个男人,姜宁认识,是中国比较火的小鲜肉——吴永辉。人长得清秀白净,还会讲笑话逗杨涣涣开心。这是杨涣涣的文字内容,还说他们即将在八月底完婚。

这可真好,姜宁有些落寞但又开心。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暗恋的人找到幸福还要快乐的事情了。这句话似曾相识,她似乎很久以前也这么认为。

姜宁没有去参加婚礼,可笑,她也没有办法去参加婚礼。她只能时时刻刻关注着娱乐圈新闻。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直播,想杨涣涣今天怎么那么美呀。因为兴奋而红润的双颊,纤长的睫毛都一清二楚,为什么要搞个杨涣涣特写,姜宁愤愤的想着。

她看得入了迷。


杨涣涣有了二胎,微博上早已经拥有了几千万粉丝。他们都夸奖孩子的可爱,以及大儿子的活泼好的。杨涣涣也都一一回应,她现在已经退出了娱乐圈,是一代全职母亲。她偶尔会想起姜宁,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她现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渐渐看淡了同性恋可耻这个说法。她无法接受,也不会赞同,但她不会干涉,也不会再用什么难听的词汇侮辱了。她认为,算了吧,反正都是爱情的一种。

杨涣涣想再一次找到姜宁,她再QQ黑名单里面拖出姜宁,又问她在吗。过了一周姜宁也没有回复,杨涣涣点进了姜宁的空间,显示最后一条消息还是六年前。她说不清楚什么感觉,留了一条言:午安,姜姜。她用了小时候常用的称呼。

姜宁再也没有登过那个QQ。原因是她怕仍然看见被拉黑的自己。她在过去五年,每天每时每刻都会去看一眼是否自己能发出消息。后来不再了,她想,她的青春最多只能再耗下去五年。她没有结婚,她想过结婚,她试着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去和男人接触,但最多只能让她觉得他们只能做好友或者闺蜜,至于结婚,不可能的事情。她也没有再喜欢的人了,她没有经历,她好累。她这三十年,除了杨涣涣,就是杨涣涣。她因为长期熬夜和不吃早饭的事情,身体已经垮了。没到严重的地步,但胃部疼起来非常不好受。她偶尔想去死,后来想想,万一哪天杨涣涣来找她了呢。她这么一想,又愁眉苦脸了,她已经换了新的手机号码,杨涣涣肯定找不着她了。


姜宁站在高楼上,周围是对她拍摄的记者。没有人劝她下来,她站在天台上面嘶吼。

“为什么呢?”

“为什么只有我爱而不得呢?”

她跳了下去。她死在了她的三十岁的生日。她想,没有人知道她的。她的母亲也许会哭,但她也很久没有见到母亲了。诶?母亲——她意识模糊了,看见母亲朝她笑。

“涣涣在家里等着你呢,她不会做饭,你知道的,得你做。”母亲亲切的拉着姜宁的手,像个小女生一样捂着嘴笑,“哎呀,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都老大不小了,三十岁了,你妈我也六十岁了。再不结婚,以后都抱不到孙子咯。”

姜宁脸上有点湿湿的,她抹了把泪水。

“妈,我不是死了吗?”

“什么死不死的!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一家人都好好的呢,你父亲都回来了。噢你不是说涣涣曾经想当个作家吗,她一直都是作家。从来没有参演过什么电视剧电影啊,你还学会对母亲撒谎了呵!”

“那妈,我饿了,我们什么时候到家?”

“现在饿了!每天都诅咒不吉利的事情,你呀!快到了快到了,看到没?涣涣叫你呢,朝你招手。”

姜宁看见了杨涣涣,杨涣涣温暖的笑容覆盖了她整片视野。她扑上去,紧紧抱住了杨涣涣。

“嘿,姜姜,轻一点儿。痛死了。你什么时候跟我一般高了?好你个姜宁,居然穿高跟鞋跑过来,脚没事吧?会磨皮吗?”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柔弱的人!”

“好好好,你不是,你不是,来来来,吃饭咯。——妈,你也快点。”

姜宁笑着看着杨涣涣去扶她的母亲。两个人都笑容满面。

评论 ( 8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