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水煮茶

任何cp都不要谈论拆逆,尤其是对我。

没啥特别喜欢的圈子了,也老爱爬墙。

写文章只会写写原创文,同人看老婆。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

幽灵小姐。

小梅家有一个玩偶,是外婆送给她的五岁生日礼物。那是一只十六寸高的毛绒棕色玩具熊,脖子上还围着金红交织的围巾。圆溜溜的黑色眼睛直直望着小梅。小梅很喜欢这只玩具熊。更多的原因是她发现这只玩具熊会说话。

玩具熊自称叫阿欢。阿欢的声音很尖,但是如果是慢悠悠的说话的时候,声线反倒有一股催人睡眠的感受。小梅喜欢听阿欢跟她讲故事,然后慢慢入睡。

阿欢讲的全都是些童话故事,但小梅却缠着阿欢说她自己的故事。阿欢一开始嗫嚅着拒绝。她说这很阴暗。小梅却笑眯眯的,她是个抑郁症患者,她本身就是属于阴暗的,所以她不在乎。


阿欢娓娓道来。


“我曾经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突然拔高声音,“很多人都嫉妒我,我看出来了。不过小梅你可别嘲笑我,我说的全是真的。”

“他们嫉妒我吃不胖的体质,他们嫉妒我学习优异的成绩,他们嫉妒我总可以夺人眼球的注意。他们就把我拖进厕所狠狠的打了一顿。该死——他们还是我最好的朋友!这很可笑!”她尖着嗓子,开始低低的啜泣。

“我打那以后再也不敢去学校了,我多害怕。我一直做梦梦见我被拳打脚踢。我被冷暴力。我被语言暴力。后来被我父亲逼着上学。我走在路上,他们的眼光都落在我身上。我看向了通知栏,明明是他们的错!”她说着,熊的眼珠也转了一圈,她似乎有些疯狂了,沉浸在自己的语言里,“可是,被处分的是我!被警告的是我!可能退学的也是我!凭什么?就凭她那恶心的主任父亲么?”

“我的死亡完全是个意外。”她慢慢说道,“那天,我去参加一场初中的同学会。这很难得,因为我初中的同学对我还是很好。他们甚至在空间里安慰我。不过我并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被人那么狠狠的欺负。他们的印象里,我是争强好胜的。”

“我被那一群该死的、肮脏的、丑陋的虫子——是的!就是那群高中的人!他们居然给我偷偷在我杯子里喂下毒品!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后来一再的毒瘾复发,我受不了,跳楼死了。而害死我的他们!随便找了一个替罪羊代替他们死在了法律下!”她语气里充满了仇恨的味道,浮在空中,让小梅也情不自禁的悲愤,“他们现在还好好的活着!我就想了个办法寄存在这里,它能让我暂时获得能够触碰实体的能力...抱歉小梅——我欺骗了你。”


“可你是个很好的人,你陪我睡觉,给我讲故事,让我怀着很多不存在的自卑自负,甚至于悲悯,度过了我漫长的童年。那一点也不美好的童年,但由于你,我仿佛觉得自己的病症都变好了似的。”小梅轻快的安慰道。

阿欢笑了:“小梅的语文功底很不错喔。”


“我能看看真正的你吗?”小梅在决定去死的时候问阿欢,阿欢已经完成了她想杀死年少时候的憎恨的对象的这件事情,她不得不离开,堕入不太美好的地方。

“你看了之后,升入不了美丽的天堂的。”阿欢悲伤的说着,“我很丑陋,我的灵魂状态就是我死去时候的面貌,还有血。”

“哦——”小梅安静的点头,“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幽灵小姐。”


小梅看见了阿欢。

那确实是一张漂亮的脸。

长睫毛,双眼皮,深色的眉,还挂着泪珠的眼眸。

以及两颊上的伤口。


小梅也是跳楼自杀的。她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只有一句话:幽灵小姐,我来啦。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快快乐乐的继续“活着”。


所有人都以为小梅疯了。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