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茶女孩磕旧糖生活(•́ω•̀ ٥)

丧博主 写出来的故事永远不美好。


Cp@Lost–Game

他。

我去参加了同学聚会。一眼就看到了他。他仍然顶着那头乱七八糟但是柔软的黑发,有着神采奕奕如同少年般的褐色眼眸。我们长大了,棱角少说也有五六分锋利,而他还是有着少年柔和的面孔,圆圆的下巴,但又不胖,反而站在人群堆里还偏瘦。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情绪面对他的。他是我的初恋。我只记得我是笑着说的,我问他做什么工作的,他说是个门诊医生,什么科的呀?他眯着眼睛笑,说是心理科的。我说那蛮好。然后我们不再言语。


我年少时期对他简直是充满痴迷。我想吻他的唇,我想拥抱他,我甚至想让他做我的枕边人。每天我希望我醒来就能看见他,能抚摸他的脸庞,能摩挲他的发丝。


他没有喝酒,只是寒暄。我知道他不太擅长喝酒,他更喜欢牛奶,而且必须是纯牛奶,他不喜欢过于热闹的环境,但他同时又希望自己可以光彩夺目一点,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矛盾体。他不擅长交际,他可能更擅长于搞砸一切。比如他刚刚就不小心碰到了我们班曾经的班花的胳膊,对方轻笑一声,他就连忙道歉,结果啤酒又被他的动作溢出来了些。


我走过去,我说,跟我做一块儿吧。他点点头。


我们聊了很长的时间,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他摇摇头,说没有人喜欢他。我问为什么,他不太好意思的说自己总是顾忌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女朋友,所以交了一两个都分了,便不想再找了。我哈哈大笑,我说,你看我怎么样啊?他愣了一会儿,他说,好。我摸了摸他的发丝,真的很柔软。


后记:

(我并不期望他能同意我,说真的,因为我是一名男性,同他一样。

评论
热度(2)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