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水煮茶

任何cp都不要谈论拆逆,尤其是对我。

没啥特别喜欢的圈子了,也老爱爬墙。

写文章只会写写原创文,同人看老婆。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

平凡战役。05

05.觉醒·二


维克多和马波一走进班级,就听见几声嘲笑。以及一声尖锐的男声:“终试都没有看见你们,终试之后也没有在名单上,一看就是靠后门进来的吧。”马波一听,当即就想给那女生一拳,不过,脑海里盘旋着的绅士礼仪让他冷静了冷静。


维克多并没有说什么,看见第三组第二排有位置,便拉着马波走过去坐下。


“维克多、马波,呃,我是说,你们还好吧?”两个人转过头看见长合深略微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他们两个。


马波不客气地拍了拍桌子,笑了起来:“别这么拘束,我们仍然是朋友。只不过准确来说还得要维克多原谅你,毕竟当时即将离去的人呢可是他。不过我相信他不会那么小气的——”他拉长了音调,侧头看着维克多,“是吧?维克多。”


维克多回复了一句当然,长合深松了一口气。他却感觉更深的黑暗有那么一瞬间笼罩了他,因为他全然没有他们两个人之前的默契,更别提那么轻松自在的问答。他们班也只有他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召唤战士,那情义堪比金坚,怎么可能召唤不出呢。他没来由的自卑,甚至谴责自己的无能。


“你怎么了?”维克多明显觉得长合深的不对劲,长合深只是挫败的摇摇头。


三人各怀着自己的心事,门被粗暴的敲击三声,一位老头推开了门,嘴里骂骂咧咧:“哦该死的,这门还得要我亲自动手开门?你们这些父母都是怎么教你们的连门也不给长者开的是吗?”他环顾了四周,“现在,都给我滚到实验室上课。”


马波扫了一眼老头的样子,惊了,小声地对维克多说:“这是副校长,也可以称之为糟老头,反正我认为可以。自称传奇能拯救世界的英雄其实只不过就是连羊皮都没有披得上的老头,但能力是真的厉害,是生死,能够随意掌控人的死亡——”他还没说完,门外的老头走进来,恶狠狠的看着马波,随后就提起他的右耳朵,“哎哟——谁谁谁?”


马波被迫转过身,就看见老头阴沉的脸,他呆了,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完了。老头松了手,不耐烦:“别把所有事情知道的过于清楚了,臭小子,才刚成年,就感觉什么也不怕了?”他说,“你们三个,快点,”他有看了看四周,将响度提高了点儿,“最后谁到达实验室,就留下来关黑屋别怪我提醒你们,这可是一个没有异能的小空间,仅仅只有三平方米。按照我的想法,你们起码要关九天九夜。”说完,就甩甩衣袖,离开。


马波恨恨的站起来,两手各拽着维克多和马波,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去。马波极其愤怒,他不认为自己跟朋友讲讲这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导致他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说,气呼呼的走在前头。


“这个死老头...!”他嘀嘀咕咕。




等到了实验室,也将近中午了。马波气差不多也消了。长合深抿抿唇,阳光太强烈了。维克多叹气,马波即使气消了,但看见那个老头,又忍不住大声质问老头什么时候可以吃饭,他饿极了。


“闭嘴,小子,你还没有学乖?还是真的想关黑屋?”老头冷哼,“等会儿完成了你们自己的任务,直接去食堂就餐。不过得给我有秩序,以后我就是负责你们的老师,像是那些低等拙劣的学校里的班主任,不过在我们这里,不能叫我班主任,要叫我head of a gang,俗称头目。等会儿你们自己去食堂——听好了!如果没有很大的事,没有摔断胳膊摔断腿甚至没有骨裂之外,任何事情都不要禀报我,自己去医疗室治疗。还有——医疗室又称为平安所,每个人除非是真的有需要,否则它会自己将你驱逐出来。具体情况,我已经告知你们的班长了。下午一点,在班级集合。其他时间,不许回宿舍、不许去任何地方、老老实实给我在教室里待着,闲着无聊可以自己试试自己的能力,但我回来之前不允许看见有人被你们的异能所伤。”


“好了小子们,看我这里。等会儿我们要玩个游戏,检测一下你们的勇气力量、与信任这些下等的素质。我们这节课去捕捉恶灵。这是个体验所,所以实在捉不住,也没有关系,只要每个人心里默念算了吧放我出去,就能够出来了。不过我不希望我们C班任何一个人什么恶灵也没有捕捉到就出来了。这将计入你们的总分,看看最后的毕业成果。“说完掏出一个本子,“第一组,维克多、马波、宫本茗言、戚音音,你们现在就去左边标有O的镜子前。”


维克多听到最后一个名字时,有了不小的惊讶:“戚音音也在?”戚音音是他邻居的女儿,性格刁蛮任性,总是一副使唤下人的模样。“又要花一些精力来对付她了。”马波悄悄弯一点声,握住了维克多的手,低声安慰——他再清楚不过戚音音那莫名其妙的公主病了。


“嘿,你们和我一队!不过我身后的女生可真烦——”比维克多还矮了半个头的少年戴着灰色的帽子,说完后还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你们好,我是宫本茗言。我早就清楚你们了!能召唤宇宙战士的伙伴!那是我所向往的存在!之前你们两个没有来的时候,校长就已经当众夸了你们呢。”


“你好——喔天——你还在变声期?”马波惊讶,“我是马波,旁边这位是维克多,”他放低了声音,“那会特别烦的女生叫戚音音,我想你也认识,刚刚报到了她的名字。”


宫本茗言沉默了一会儿:“我是靠后门进的。我在寻找我的双亲...我13岁..双亲在这里工作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她们!我太想他们了...我、我、我是被校长恩准同意的,不过说实在的,我真的太想我的父母了。”


维克多小声的替马波说了一声道歉,马波此刻已经陷入了震惊。


“障眼法?谁信那老头也会放你进来?校长和副校长都不是瞎子,你瞧你这小身板,13岁?我看你连七八岁都没有吧——”女生穿着粉红色的礼服,裙摆大到三个人不动声色的都后退了一步,尖着嗓子,“我就是你们的戚音音——维克多,你必须得保护好我。还有你身边的,就算我的小喽啰,谁让我受伤,就让你们偷偷死在我的手下。”她冷笑。


“维克多?她的能力你清楚么?”马波问。


“她说的都是假的,她是个普通人,这是从小就已经被定义的。”维克多回答。


“这玩意儿还能从小被定义?”马波瞪大了眼睛,“喔上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在哪里被定义?”


“要花很多钱的,专门请这里的校长来做鉴定的。”维克多踮起脚赶紧捂住马波即将尖叫的嘴。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戚音音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向镜子,面露不善,“都过来了!”


宫本茗言撇撇嘴,她可真凶,他想。


剩下的三个人都向镜子围拢,一阵天旋地转,只有戚音音在不断的尖叫。再次睁开眼,是一片林子,还有前方的硕大无边的湖。湖水上面飞着几只萤火虫。天也是昏黑的,萤火虫的光却是紫色的,这让四个人都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戚音音看见远方有个黑影,颤颤巍巍的一把扯过维克多,维克多抬眼就看见这冲他们飞过来的黑影,想也没想就连带着戚音音直接俯下身,以至于戚音音滚在地方,而维克多仍然好好的蹲着。黑影似乎不太甘心,不过却向远方过去了。


维克多这才流露点歉意望着戚音音。


宫本茗言在黑影走后,望了望湖水——他一直觉得这湖水太诡异了,还在冒着泡,不过这个时候,戚音音在揉着自己的腰,还在不断的咒骂,马波正着急的看着维克多,问他有没有受伤之类的。宫本茗言只好自己前去看看,结果一走进,就看见一根藤蔓将他拉进了水,只留下一声惊呼。维克多一回头,就看见另外一根藤蔓也迅速的扯过他。马波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两个人就消失了。


“该死的。”马波赶紧拽着戚音音去查看情况,焦急的呼唤两个人的名字。


湖水上出现了一道绿光和蓝光,宫本茗言和维克多狼狈的爬出水面,两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马波只好扯下自己的外袍披在两个人的身上。马波正想说什么,就看见宫本茗言脚底上出现一个红色的法阵,法阵的范围在扩大,马波感觉自己的心平静了一点,连正在发疯的戚音音也开始变得安静了。只有维克多仍然不住的发出低叫。马波赶紧抱住他:“嘿我的朋友,你怎么了!是不是太冷了!”


维克多却摇摇头,嘴唇冻得发紫:“不...马波...离我远点,我可能...被下了什么...”他哑着嗓子。


“你这样叫我怎么放心?”马波没有放手。


路过的第二个小队,惊讶的望着他们。他们张了张嘴,还没有说什么,就有几个灰黑色的影子从体内飘出来,发出近乎疯狂的笑声,吼着解放了,终于不受大脑的思想控制了。马波愣了。他不敢置信:“这是...灵魂?出窍?”


维克多没有了力气,瘫软在马波身上。马波咬咬牙。宫本茗言的法阵也消失了,他闭了闭眼,差点栽在地上,被马波的右手眼疾手快的接住。


“戚音音,快,默念算了吧!我们得赶快去医疗室!”马波命令戚音音。戚音音明显呆滞了几秒,随后很快的点头,这是她经历过最恐怖的事情了。她事后提起。


而那几具没有灵魂的肉体孤零零的躺在林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