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茶女孩磕旧糖生活(•́ω•̀ ٥)

丧博主 写出来的故事永远不美好。


Cp@Lost–Game

平凡战役。04

04.

-儿时与未来。


“比起你们想了解的,我更好奇你们的关系,不然你们是怎么做到召唤战士的。准确来说,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我想,你们应该懂吧?你们是二十届以来的第一名。”少年坐在副驾驶座,慢条斯理的开口。


维克多沉默,没有说话,他不太想提及那段过往。对他来说确实不怎么友好。但是马波可并不这么想,他巴不得分享自己的好友——因为他和维克多很像。维克多是离异家庭的孩子,被父亲一手养大。父亲酿酒,但很爱他。但是维克多并不喜欢他的父亲,他觉得是他的父亲逼走了他的母亲。尽管他知道只是因为母亲不爱父亲了。不过孩子的幼小心灵只相信他的表面,哪怕内心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愿意纠缠。而马波不同,生活的很幸福,当然是表面上看来。父母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和他一起玩乐。他经常感到孤独,他的性格本来是很阳光的,奈何初高中里,大家都只是埋头学习,看见他那么开朗还冷嘲热讽的说一句:“丢脸。”因为马波的成绩确实不怎么好。维克多却跟他相反,维克多的成绩很好,他想早些离开他的父亲,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他们第一天聊得时候,是马波提起的话题。马波本来只是感到无聊而随便戳戳他前排的桌子,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将这些苦衷,不过只是说着玩的,没想到维克多认真的听后还给他建议,说可以多出去走走散散心,或者没事就可以找他聊聊,这样就不无聊了。马波当时还愣了——第二个反应便是快乐。他连连说好啊好啊。后来他们互相分享了自己孩童时期。都对双方表示同情。马波说很多细节他忘了,但是永远不会忘记,在毕业典礼上,马波悄悄的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说:“以后我是你的家人了。”


可维克多没有说这句话,他认为,一个有父母的人,对他说这句话,很明显是诅咒别人。所以他选择了闭嘴。他装作没有听到的看着校长慷慨激昂的措辞。


“大概就是这样。”马波说完后还笑了一下,“天知道我觉得这段友谊是那么的好——”他比了一个手势。随后就被令黑嘲笑幼稚。


“好,我明白了。”少年微微点头,“那接下来我给你们讲讲什么是星际战士。”


星际战士是宇宙的战士,宇宙里面有许多恶灵。恶灵在人类的灵魂里,便会滋生繁衍,到一定程度,那些人类就会成为反叛者。反叛者只有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就是毁灭掉这个世界。他们的灵魂会处于暴走状态。随后这些恶灵就会慢慢的腐蚀灵魂,当灵魂腐蚀到某个状态,就会拥有召唤战士的能力。不过这些战士都是鬼战车。鬼战车能与他们定结契约,就是马波和维克多与安亚的契约一样。不过鬼战车会引领这些行尸走肉的“人”一步步毁灭世界。鬼战车里面也有恶灵,这些恶灵是从该死的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上面附身的。而星际战车是拥有宇宙能量的,他们能够将恶灵转化为净灵。很多鬼战车都是由星际战车变异而来。而星际战车本来就少,据可靠消息,只有七八十辆。如果所有的战车都成为了鬼战车,那么,这个世界毁灭是无疑的了。


“你们能召唤战士,可能是因为友谊吧。但是你们要了解,如果你们的灵魂其中一个人沾染上哪怕一个恶灵,战车也将变为鬼战车。你们作战的时候必须有一个人指挥战车,因为他暂时还处于刚刚苏醒的状态,很多事情需要慢慢适应。等时机成熟了,他不需要你们详细的指挥,只要做出一个动作或者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明白你们的意思。”少年颔首微笑,“我希望你们能够担此重任。等会儿可以直接去C-A班报道。”


马波刚想点头说好,维克多却狐疑:“你是什么身份?”言外之意,有什么资格让他们直接通过接下来的考试。


少年嘴唇一张开,音还没有说出,令黑就冷不丁冒出一句:“他是校长的孙子,你们这都不知道?也难怪,毕竟还是只能去C班。”


马波突然觉得令黑有些欠揍,但他打不过他,于是只好小声地跟维克多讲。结果又被维克多即使的捂住嘴,并且使眼色。马波恍然之间又想起来令黑那个该死的能力。



评论
热度(2)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