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水煮茶

任何cp都不要谈论拆逆,尤其是对我。

没啥特别喜欢的圈子了,也老爱爬墙。

写文章只会写写原创文,同人看老婆。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

平凡战役。02~03.

*原创 走魔幻风 别觉得我写的哪里错哪里对的 反正我开心就好啦。

*你只能夸我!qwqx


02.

-进阶试。


维克多等人进入考场——一间容量够大的实验室,就看见三张床并排排列。床上估摸各躺着一个人,似乎还在挣扎。床上还盖着白布在她们上面。马波一进来以为遇到了幽灵,惊叫一声,维克多还被他吓得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长合深思索了一会儿,开口说:“你们说,这些是不是实验品上面的?等等,你们有没有听见好像有人在哭?不然怎么会挣扎。”马波装作不听不听的样子,紧紧拽着维克多,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实验室里的灯光骤然变暗,爽朗的女性声音在头顶响起:“欢迎来到第二考场,我是你们的考官,云娜。本次主要考核你们的残忍程度。拿起床头的刀,每个人杀死一个人即算通关,不用我说也知道杀谁吧?祝你们好运,我在最后一个考试场地等待你们。”云娜说起话来语速很快,三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灯又恢复了原来的亮度,再抬头一看,人也已经不在了。


马波嗤笑:“这怎么可能呢杀人这种事情——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该做的。”他害怕极了反倒乐了,“维克多?”维克多朝第一张床走去。他颤抖着手掀开白布,映入眼帘的是他同桌三年的女生。此刻手脚被铐着,嘴里还被塞着颜色暗极了的抹布,满头大汗,还在啜泣,拼了命对维克多摇头,眼角还挂着泪珠。


马波不敢相信的看着女生,也冲上前想一探究竟。刚小跑到床边,实验室的窗户就突然被打碎,有七八个人跳进来,个个都带着假笑,说:“你们三个肯定都是混合体的存在吧,把星际战士或者战车交出来,床被我们按上了定时炸弹,不想同归于尽的话......”——实际上只是吓吓他们。


马波转了一下眼珠,道:“我们并不知晓,我们连新生都算不上,还在参加入学考试,怎么可能会知道?”


领头的人冷笑:“给你们最后半分钟时间思考一下再说话。”


这时一个女生的声音在领头人腰上的扩音器响起:“老大,警报器已经很早就摧毁了,我刚刚才逃出来。”禀告了一下情况,声音便消失了。


几个人都陷入沉默,领头之人明显有些等得不耐烦。马波仍用方才的话回答。领头的人冷哼,手指蹿起火焰:“既然如此,那就永别了。”他面色冷峻,轻念了一句,有一团明亮的火焰在马波面前,无法逃离。马波绝望的闭上眼睛,却听见耳畔一声闷哼。


马波睁开眼睛:“维克多!”马波忙扶住维克多,牙齿都在打颤,他想问为什么,由于维克多的抽气声而感到愧疚,那句“没事吧”“为什么”卡在喉咙里。


马波将维克多放在地上,倚靠着床沿,说:“我一定会杀了他们。”


马波一步步,坚定的走向领头的人,满腔怒火,额头上青筋也有突起的模样,“我将让你们以伤害我的朋友而做出代价!”他面色愠怒,手握拳,每走一步脚底就有一圈涟漪。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体好像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上来,周身有一圈淡蓝色光晕。领头人神色一凛。


“力量...好足。”马波朝上伸直右手,右手掌心出现了旋涡状的水流,“你可接好了,混蛋。”马波右手蓦地握紧,水流向领头人涌去。


长合深认为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刚一后退,墙突然向两边散开,长合深愣了。马波也发觉了,冲他喊:“快带维克多先进去躲避一下!我先撑一会儿。”


领头人伸出手,一挥,无数如星星点点般的小火团瞬间向马波和长合深砸去。长合深没有激活自己的力量,可又不想就此作罢,他暗暗在心里道了一声歉,自己向那道门里跑去。马波知道人总有那么自私自利的心,他同时也不是小鸡肚肠的人,也明白维克多可能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灾难,他看见长合深即将被火团击中,“水柱屏障——”马波因顾忌他,不幸被火团灼烧,咬着牙在他后背设置一道防护屏障。体力已经完全透支。


维克多忍着剧烈的疼痛,靠着床站起来,后背已经完全被血给打湿,他稍微有点眩晕感,看见马波在独立支撑。他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声音虚弱。马波回头看他,一团火焰也向他们两个人飞去。


“维克多——!”“马波——!”那两声小心还未说出口,一道柔和的橙光却覆盖住他们。周围人都被强光刺激的无法睁开眼,等适应过后,维克多和马波消失不见,那扇们也被合拢。领头人骂一句脏话,“是他们出现了吗!快追!芙月,追踪定位!不要管那个从门跑的小子了,该死的,一定要抓住他们两个!自诩正义的蠢货都是一群!我可不想看到他们。”


03.

-觉醒。


长合深从门跑了出去,就看见自己站在令黑的面前。令黑淡淡的开口:“我们刚刚才发现有人入侵,所以门开的稍微迟了一点,不过,他们两个呢?”


“我也不太知道,不过我感受的到,门合拢之前,有一束很强的光包裹住他们两个——或许?而且他们也受到了很重的伤。”长合深还没说完,就看见令黑沉思着脸色,不过很快恢复。


令黑身边的女子闭上眼睛,忽而睁开眼,“令黑,圣塔有人在破坏,那股势力离圣塔很近。圣塔里面有较强的能量波动,莫非,有人唤醒了长眠的战士?”令黑皱起眉头,下一刻就让女子好好照顾这些新生,自己向北方跑去。


维克多和马波相互搀扶着对方,他们的面前是一张壁画,壁画上画着一辆蓝色的火车,颜色较深。火车头上有一个图案,图案上画了两双手,紧紧握着彼此。有一行英文:believe。


“主人们,你们已经与我签订了契约。我知道,你们需要我。”彼时,一个高大的影子覆盖住了他们,两人惊讶,他略有五层楼那么高,身上都是机甲。他说,“我叫安亚——接下来我们需要并肩作战。详细的等会儿再说。你们要用我的力量,将恶灵恢复成净灵。恶灵就在刚刚要挟你们的人的灵魂里。”


“战斗中,你们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心无杂念,我们就会合二为一。你们能看见战斗的画面,也能指挥我如何战斗。”他伸了个懒腰,单跪下来,左手按着地面,有一个蓝色的法阵显现,“先来治愈下身体吧,我的法阵只能在苏醒后使用一次,作为见面礼。”


维克多和马波占了上去,不大一会儿,疼痛感已经消失完全。安亚眼神闪烁了一下:“现在,切换战斗模式。”他说着,站起来,猛一踏脚。


入眼便是那几个人。


“你们果真在这,好让我乔巴斯苦找!”领头人——乔巴斯恶狠狠的,“星际战车也出现了么?受死吧。”他露出熟悉的冷笑,“斑达。”一辆黑色的赛车迅速出现,“战斗模式。”他下令。斑达立刻转化为 ,眼露黑色的光,一把长剑握在手中。


“马波,我们要找机会躲起来。”维克多低声说道。


乔巴斯发出尖锐的笑声:“你们几个,”他对他的手下们说道,“阻止他们躲起来,还未完全觉醒的战车不过就是需要指挥的破铜烂铁。”


“芙月,洛小小,杀了他们。”乔巴斯说着,“斑达,黑耀剑拿好,使用火卡,赤焰。”被提及的两人站了出来。


“安亚,先躲避攻击,之后我会去熟悉地形,再给出判断。”维克多冷静的分析,“马波,你用水柱护我——你能力觉醒了是吧,你藏起来,我去侦察地形,不能反驳。不然你力量会消耗很大。”


马波听后差点跳起来,他大吼:“那你呢?你这个小兔崽子,可是还没有力量的存在!”他是真的对维克多无语,“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不同意。”


“恶藤缠绕——”洛小小甩甩自己黑色的长发。地面上出现了无数条黑紫色的树条,维克多正敏捷的躲过去。芙月伸出双手,“束缚。”一条长麻绳围着树条,维克多看见树条呈环状越来越靠近自己,说不慌那是假的。


马波来不及多想,“水柱屏障。”随后他也被乔巴斯盯上,又是那团可恶的火焰。火焰向他滚去。


“水流蔓延。”马波见水喷涌着抵挡火团,便快速逃离。他不能辜负维克多。看到维克多安全后松了一口气。


待到安全地带,马波闭上眼睛,稳住呼吸,果然,有战斗画面。


他看见维克多被树条还是给捉到了,绊倒了再地上抽了一口冷气,乔巴斯已经向他发动攻击,马波心想这不要命的维克多,“安亚,快去救维克多!”


安亚忙跑过去,脚步沉重,地面开始摇晃。他托起维克多时,令黑直接带着一名少年出现。少年手捧着一本书,念了几句,登时乔巴斯就感觉身体被粉碎。几分钟后,乔巴斯和他的手下们都灰飞烟灭。斑达也恢复成常态,一辆红色的赛车。他自动开着车转了一圈:“我带你们回去——老朋友安亚,你先好好休息吧,不过先让那两小子上车。”


马波见此状况,也走了出来,随令黑和少年上了车。安亚将维克多小心的放入车内。便化为两束蓝光,融入马波和维克多体内。


“这...?”两人怔住。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