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水煮茶

任何cp都不要谈论拆逆,尤其是对我。

没啥特别喜欢的圈子了,也老爱爬墙。

写文章只会写写原创文,同人看老婆。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

平凡战役。

*原创小说 背景乱扯 走魔幻风。


01.

-初试。


维多克接受到了高级平凡学院的邀请函,他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这是所有世界上荣誉最高的学院了,哪怕名字极其普通。维多克听说这个学校的测试没有几个人能够通过,而他居然收到了通知书,告知他明天不能忘记去参加初试,笑得合不拢嘴。他努力学习,成绩优异,就是为了这一刻。


第二天信心满满的来到了考试场地,维多克却惊讶的发现全班,还有他认识的人,都在现场。他愣了一会儿,好友马波搭上他的肩膀,眯着眼睛笑:“我们全班都收到了那个邀请函!说实话我都感到不可思议,不过这下大家又能在一起了。这个学校将来是培养精英人才,去杀死所有的反叛者,听着都有趣!”他略微侧头,发现维多克还有点怔,“你怎么啦?不会读书读傻了,没有了解过这个学校的背景吗?”


维多克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点点头:“书上确实没有提到过这种背景,只知道考试严格,但能培养国家栋梁我也是听说过的。”


话一说完就被马波嘲笑跟不上时代潮流,这都8012年了,居然还在相信课本上根本无关紧要的知识。马波还没笑他笑完,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就站在考场中央的司令台上,打了一个持久的哈欠。


“你们是8102届的学生?怎么个个都精神饱满?太精神饱满也通过不了初试的。”男子懒散的说着,立刻就有学生表示不满,小声嘀咕,男子却一瞬间笑了,“你们别乱说话,我的能力就是能够听到你们的声音,哪怕细微,哪怕你们尽量克制声音响度小,我依旧能够听到。”


男子无聊的敲着司令台上的栏杆,吹了声口哨,就有一排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戴着护士帽子,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针筒和一些设备出现在他的面前,男子毫无诚意的说了声谢谢。


“各位想必看到了,他们能够出现,或许是因为他们自己体内藏着的一种能力,这当然需要你们自己挖掘。我接下来说说初试的内容,考核标准。哦对了,我叫令黑。”令黑站直身体,“等会儿你们将挨个验血,如果血液是不纯正的,则淘汰。纯正的血液是AB血型与O血型的结合体,你们要搞清楚了。”他笑了笑,“我很期待看见你们的通过名单。祝你们好运。”


周围立刻从原来的细细碎碎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都是怀疑、指责、怒骂声和贬低学校的声音,他们不敢相信初试的内容,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类人的出现!他们说要控告。只有维多克手心出了一层汗,他知道他的血型是A血型——可他真真切切想要进这所学校。


“我知道你们会怀疑,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东西是可以用外界医院里的东西可以测出来的,医院里说的不过是一些安定剂,实则根本没有这回事。而且现在你们也出不去了,进入了属于我们这所学校的范围。淘汰的人将会为我们的实验进行研究,你的身体虽然不再会属于你,但你可以为国家效力,要感到荣幸。”令黑的话充斥着冷漠和虚荣感,让学生感到无所适从和悲愤欲绝。


学生一个个一一排着队(被令黑强迫的大部分),接受了验血。医生都戴着白口罩,眼睛里有着贪婪的光芒,不过绝大多数都掩藏的很好,除了个别演技拙劣的医生那光芒更是强烈,维多克伸出手的瞬间瑟缩了一下,被医生眼疾手快的拉住,还不怀好意的笑,说小孩子可不能随意逃脱掉这么好为国家效力的机会。


一股红色的血液很快在紫色管子里灌满,医生详细的看了会儿,连忙起身递给令黑,凑到耳边说了什么。令黑听后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示意医生回去,“喂,那边的小子。”令黑向维克多招手。维克多看见他向自己招手,撩下衣袖,将白色的棉花揣在口袋里,走过去。


“你站在这里站好,等会儿你应该会有同伴的。一会儿你找个人,凑齐三个人就可以组队进去参加进阶试了。”令黑象征性的还点了点头。


维克多这下是真的感到惊诧:“我记得我是AB血型,并不是混合血型啊。”他自言自语。


令黑哈哈大笑,揉了揉维克多的脑袋,不过并不友好:“都说了,医学都是假的,不过这么多年来,新生里面终于有一个合格的人了。”


维克多没再说话,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令黑又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困得到极点,但仍然撑着眼皮望着一群学生含笑。维克多偶尔偷瞄令黑的笑容都会感到一阵寒气透骨。


维克多大约站了半个小时,就听到马波的一声惨叫“哎哟”。维克多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就看见马波鼻涕横流。令黑烦躁的来回踏步,最终还是走过去。马波暗地里朝维克多做了一个手势,“OK”。维克多连忙意识到马波的意思,迅速猫着腰往人流多的方向走,医生刚好放下七八个紫色管子,打算细细研究,就被维克多扯了一下袖子,医生回头,在找寻着谁,维克多将自己的血液灌进管子,一滴灌进去就足够让医生分辨不清楚。


马波一边应付着令黑的一连串问题,一边观察维克多的举动,见维克多在原来的地方站好,随后就立正站好,声音倍儿响亮:“令黑考官,我伤好了,之前是因为我有点晕血,可能由于疲劳,我这个人吧,一晕血就会哭泣,我妈说可能是准遗传基因问题。不好意思啊考官,打扰你了。对了我的验血成果怎么样啦?”令黑看向医生,医生比了个手势。


令黑倒有点疑惑了,这次的新生都属于血型混合体?令黑拍手,鼓掌:“恭喜你,过了。”将马波领到维克多的身后。


过了五十分钟,陆陆续续维克多的身后,算上马波,也快近二十个人了。令黑这下倒饶有兴趣了,这是第一次一届有那么多的学生是混合体。


马波正想夸维克多,就看见维克多紧张兮兮的比了个中指在嘴唇,示意他别说话。这才想起这令黑的能力,只好委屈一般的闭着嘴。


“你们这下三个人找伴可以进去了。”令黑摆摆手,“这点小事情还需要我替你们找好人选?”


马波听后立马拉着维克多就往后走,这近二十个里面没有他们认识的人了。马波和维克多商量:“你看上谁了,跟我说,我帮你搞定。”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他觉得马波是不是该检查一下脑袋了。不过他还是认认真真思索了,最后还是摇头。


马波自顾自的说:“你看那边那个肥头大耳的,肯定不适合我们这种娇小的人群,那边那个女孩也不适合,一看就柔弱,第二关肯定过不去,我觉得那边那个戴眼镜的人差不多可以,你怎么看?”维克多说由他去。马波蹦蹦跳跳的就顺便拽着维克多过去。


“组队吗?帅哥。”马波带笑,“也许我们并不是很有钱,但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我们都愿意接纳你。”那位帅哥一头雾水的看着马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一开口,就是干净的嗓音:“可以,我们走吧。”他一向是个随意的人,“我叫长合深。”


“我是马波,我旁边这位的维克多。”马波介绍道,“我们组队的名字就叫三吧。好听又简洁。”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