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水煮茶

任何cp都不要谈论拆逆,尤其是对我。

没啥特别喜欢的圈子了,也老爱爬墙。

写文章只会写写原创文,同人看老婆。

© 菠菜水煮茶 | Powered by LOFTER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自信的人。


我活在肮脏的犄角旮旯里,失了色彩的世界里。


好像什么都没有了意义,唯有死亡这一条出路。

可是我的喜欢,好像只能到此为止了。

——《自杀的第13种方式》

 @Lost-Game 


C.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月亮已经藏了起来。马安宁没来由的一阵哆嗦。她赶紧把自己蜷成一团,叹口气。她紧紧抓着袍子的一角,听见姜熙熙已经在哽咽了。


“该死的。”韩曳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死死的瞪着一处地方。


胡之星想转头,她舔了舔干涩的嘴角。


“天哪!!”马安宁听见姜熙熙的尖利的声音,她暗自惊觉不妙。


姜熙熙回头了——是火海,她看得一清二楚。突然之间,身后就变成了红色,红光蔓延着整块地方。那小镇消失了。顷刻之间消失在火光里。而显然有人看见了姜熙熙,姜熙熙感觉到一阵寒冷。


“糟了!”马安宁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惶恐,她大喊...

 @Lost-Game 

B.


一家人沉默的吃完了饭。杨小小吃着饭,却流着泪。她吃不下,可是为了生存——她的父母这么告诉她的。所以她被迫吃下很多很多,为了有精力逃跑。马安宁带着她的朋友们一起上门了。


父亲挥挥手让她们坐下。


“你们都知道了?”


“叔叔,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韩曳哽咽着,抽了抽鼻子,她尽力憋着泪水。


“不——你们肯定什么都知道。”父亲又闭口不说了。


“孩子们,我们很遗憾,但你们确实是我们先人的后代。名义上的。所以你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母亲开口。


“不,先人的后代?先人也只有一个姓!”胡之星眨眨眼,她又要落泪了,“...

我们是救世主,亦是朋友。

 @Lost-Game 

这是我做的梦。


A.


灾难来临了,杨小小彼时还在父母的怀里带着笑容,听着他们讲故事。父亲注意到天边红得如同火烧过的晚霞,并没有多想。杨小小还咯咯笑着,问父亲怎么了——父亲只是紧锁着眉头,过了一会儿又舒展开来,他拥抱了自己的妻子,灰色的胡须扫过爱人的脸颊。妻子站起身,拍拍杨小小的头发:“想吃什么呀?今天。妈妈可以和你一起做糕点。”


杨小小笑了半天:“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妈妈,你喜欢吃蜂蜜奶包吗?听说很好吃。”


“好,今天是今年最后一个夜晚。小瞌睡虫,你会想睡觉吗?温馨提示,如果你吃完就睡觉,第二天就会重五镑。”父亲在接收到杨小...

做锤茶女孩 真的太心酸了呜呜呜

想到一个西幻paro。


恶魔×天神。


 @Lost-Game 请你给我写篇龙亚吧 我饿了。


内容就是吐花症 咋个样?

爱总是让人难过。


怎么说?


没有人得到爱情的。不会有人的。没有任何人。死心吧

哦 高血糖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1 / 5